This case is prepared by Anson Chan, Enson Hui, Daniel Lam and Kelvin Lam. Among the numerous entrepreneurs, the one that we chose is Ricky Wong.

現時學業成績日受重視,方間扶助學習,提升成績的課程和工具又怎會少呢?但余佑謙(Timothy Yu)為傳統教育創先河,創辦了現估值為500萬的「Snapask」,踏上了創業青雲路。

回想起創業初衷時,Timothy說:「儘管經歷零收入的艱辛,但創業帶來的滿足、成長等,均無法與打工比擬。」他便放棄了放棄高薪厚職,繼而賣掉補習社,全力研發補習APP — Snapask 。

Timothy雖然讀金融科出身,不過他早於大學二年級時已跟朋友合資開補習社。時下的年青人一般對自己的方向都不明朗,但他很快便認清自己的目標。Timothy發現金融工作不適合他,相反從事教育才是他心中一直追求的目標。

譚玉媚(Mary)只有小六學歷。因為一個信念,選擇從事美容業,並創立了一番事業,行內人士無人不曉。可惜現已年逾六十,是時候「退隱江湖」,享受人生。現在她只是為熟客護膚,有時給同行一些專業建議,成為「火線下的江湖女俠」。

「轉眼間,我已經從事了這行四十多年。」

回想當初,Mary曾在不同的行業工作1,每天都要依從上司的指示,討厭極了。在二十多歲時一次的機會2,讓她發覺自己對美容很感興趣,因而啟發了她要在美容業發展。

及後Mary有了家庭。為了栽培孩子並讓他們將來有更好的生活條件,況且美容是她的喜好,她放棄鐵飯碗3,全心創業4。另外,美容業容易入行5、成本低6和風險低7,都是她考慮的因素。從事美容,除了賺錢,亦可學習。

但Mary剛立志創業,便發現了自己其實沒有相關的技術,且家裡又無錢讓她學習,於是她去「偷師」,無師自通8。偷師時,她發覺每個美容師的技術都不同9,所以她知道不可只跟一個「導師」學習,要把所學到的融匯貫通,創立自己的一門技術。

有了自己的技術後,Mary便創業了。由於想節省成本,所以Mary與一位朋友合夥10,在家開舖,不請人,兩人一起處理業務。

早期的客人多是在打工時所認識的,之後因為成功治療一人的皮膚問題,這個人便把這成功的例子告訴別人。一傳十,十傳百,客人越來越多,成功的例子也越來越多,數目是以百倍上升的。即使Mary有自己一套的技術11,同行的人也摸不透其方法,但她仍到外面學習新技術。

一間深入民心的商店「759阿信屋」,遍及全港,産品價格相宜,受香港人喜愛。其創辦人林偉駿,是高雅線圈製品公司的老闆、上市公司 CEC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以及集團主席。在2008年,金融海嘯令其公司生意下跌, 他決定轉型其他業務,嘗試開創一直銷售良好的零食業,因此開創759阿信屋,並獲得廣泛支持。

759阿信屋開業成因

林偉駿的公司在1999年於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最高峰時員工有1.2萬人。自1982 融海嘯,令林偉駿的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公司只餘下兩三成生意。一夜間,高雅綫圈的生產規模由8,000名員工減至4,000人。業務收縮後,最教林偉駿憂心的,是一班被裁走的年輕員工的前景,在與一班年青員工開會探討改營方向時,因該班年青人喜歡吃零食,及後發現零食的利潤空間很廣,於是毅然嘗試轉營從未接觸過的零食市場。於是林偉駿在2010年7月創辦阿信屋,讓這班年輕人經營零食生意,但為何這班年輕人作開荒牛? 因為青少年的機會成本較低,他們所放棄的其他工種比其他員工為低。開業初期卻是蝕本收場,第一年慘蝕370萬元;另邊廂,公司主業綫圈業務也大受內地勞動法影響,令他下決心力谷阿信屋零食業務。

759阿信屋面臨的難題

Snapask , 一個專門讓學生問功課問題的應用程式, 是由我們其中一個師兄, Timothy, 的公司 Appedu 所創辦的。這個應用程式由2015年一月正式上市, 至今已獲近200萬美元(約1,560萬港元)注資。有如此的成績,當然有他特別的故事和獨特的營運手法啦!他如何從一個廚師變成一個補習導師,再成為現在的企業家呢?Snapask 又如何解答18,000個學生不同的問題呢?在這篇文章,我們將會一一為大家解答。

Timothy在讀大學的期間,曾經有一段時間去了歐洲。就是這趟旅程,為他賺下了第一桶金。Timothy說他很喜歡煮食,於是有次他便拿著一個鍋,一些材料,去到大學宿舍裏為同學們煮中國菜。誰知迴響又不錯,於是他便煮了一個多月,賺了第一桶金。

回到香港之後,Timothy成為了一名業餘的私人補習老師,他為學生進行一對一補習。但過了一段時間,他想:“既然我喜歡為人補習,我倒不如設立一間補習社吧!”於是Timothy就真的租下了一個單位,設立了一個屬於自己的補習社。

在經營補習社的期間,Timothy瞭解到補習社的不足之處,這造就了他之後研發snapask的念頭。之後,Timothy透過賣掉補習社分得的30萬來創業, 創立了名為Appedu的公司, 並以中文科補習名師吳賢德的投資和數碼港的資助開發了Snapask這個產品。Snapask這個應用程式提供了讓學生發問不同科目問題的線上平台,讓學生可以隨時隨地問功課。

簡介:

王維基,一個傳奇的香港人,學生時代就開始創業,面對路途上的一切難關,佢未曾退縮,正正展現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陰和陽,雙生雙剋,危機和生機也一樣,面對開台失敗收場的難關,王維基憑著改變欣態,冷靜的態度,透過開設網台,成功在危機中找到一絲的生機。人生充滿未知數,無人知道在終點等待你的是失敗或是成功,但人生就像一條甘蔗,從不甜的一口吃到甜的一口,終能嚐到生之甘美。王維基在獅子山下,或許最終能夠再次寫下不朽的香江名句。

看著陳駿(Clive Chan)卡片上所印著的九間子公司,現在的保仕國際集團早已不是當初只有四人的小企業。"一切都要從沙士時說起。"陳駿說。而時光,也悄悄回到二零零三年的時候……

進占市場 獲取十倍利潤

對於香港人而言,零三年的事絕對是無人不曉。在那沙士病毒橫行無忌的一年,每個市民上街總是嚴陣以待。在眾人哄搶口罩的背後,陳駿所看到的卻是龐大的商機。心中略有權衡後,他偕同朋友北上廣州,向廠家大量訂購口罩。以2-3元成本價買入的"豬嘴"口罩,他轉手就能以近30元的價格轉售給九龍的藥房。"當時尚沒有甚麼生意頭腦,我只是直接問藥房老闆能接受什麼價格。"他笑言,"否則,定然能把利潤提高不少。"藉在特殊際遇下確立了近乎壟斷性的市場地位,陳駿得以獲取十倍利潤,為日後的再度創業備足彈藥。 於零三年間失業率高企,人人負債累累的日子,陳駿再度心生一計,二次創業。"我的朋友想到了運用法律條文,令未能還款的人避免破產。我們先替這些人向法庭申請個人自願安排(IVA)[1],再以此和銀行交涉,透過延長還款期和降低利息,令他們最終得以償債。"陳駿回憶,"我認為事有可為,便和朋友合夥創業,建立了保仕。"

運用用戶黏性 拓展理財業務

新公司的營運模式為先向欲申請債務重組的客戶收取一次性的手續費,再於後續的每個月收取四至五百元的服務費,直至成功還清債務[2]。客人認為陳駿的收費合宜,更令他們避免了破產的命運,故而相當信賴他。於是,他善用了客戶的用戶黏性,為顧客量身打造一系列的理財顧問服務。時至今天,作為全港排名首三名處理個人債務重組的公司,十多年來已為八千多人作債務重組,更以其固有的客戶群,打造出包含了保險承銷,財富管理等不同業務的保仕國際集團,為公司擴闊了收入來源。

馬雲的創業初步曲

大學畢業的馬雲進入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當英語老師,業餘時間在杭州一家夜校兼職教英語,同時幫助別人從事英語翻譯。隨後,馬雲開始創業,他創立了杭州第一家專業翻譯社-海博翻譯社,他利用轉手小商品交易的方式養活了翻譯社,後在受人委託去美國追債的過程中發現了計算機互聯網功能,並創造了首個中國廣告。在考慮到「怎樣生產」和「生產什麼」的問題上,馬雲開始設想回國建立一個公司,專門做互聯網,他慧眼獨到,相信互聯網中定然隱藏著巨大的商機。馬雲萌生了這樣一個想法:把國內的企業資料收集起來放到網上向全世界發布,他立即決定和西雅圖的朋友合作,一個全球首創的B2B電子商務模式,就這樣開始有了創意,並起名中國黃頁(chiinapage)。

阿里巴巴的崛起

現年就讀香港科技大學大四學生江則希,來自台灣的他年僅 22 歲已與同伴共創「Snapask」App,提供一對一解題服務,為眾多學生提供學習平台,並成功獲得六千萬元新台幣融資,營運基地分布香港、台灣、新加坡等。

他說:「要創業,就不能把自己當成大學生!」為什麼他會選擇自己創業,放棄平穩的未來,而選擇走上一條充滿風險而看不見盡頭的路呢?

江則希在剛至香港唸書時,眼見身邊的同學們已有多個實習經驗以及優異的學業成績,他開始感到迷惘,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怎樣。

在大二時期時,江則希就在探索自己內心真正想做的事情,他不想盲目跟從他人;並且他在平時接收大量資訊,因此無意之下了解到了創業圈中鍾子偉先生的故事,他因而深受啟發,考慮到與其跟其他人在相同領域里爭奪,那還不如在其他領域開創自己的一條路,而他也一向對新創、科技感興趣,故江則希才決定要邁向創業的路。

江則希十分關注教育議題。他在一家線上教學的公司實習期間,認識到了一位合夥創辦人─余佑謙,他們想到可運用科技所帶來的便利,改變傳統的教學方式,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決定「生產什麼」,最終決定生產手提電話的軟件,提供線上解答的服務,為學生創造可攜帶的補習社,於是兩人共同開展了事業。

「這扇門背後就是互聯網」— 林日曦

香港社會普遍認為飽讀詩書,努力讀個大學學位,才是成功之道。一位中五畢業,修讀高級文憑卻中途輟學的「廢青」告訴你,成功在於嘗試和創新。

林日曦是毛記電視的創辦人之一,創新中的佼佼者。他本是一位創作總監,後來得到俞琤這位伯樂的指點,踏上創業路。林日曦說到創立毛記電視的原因:「曾經電視對於香港人是一個共同話題,現在此情不再。基於對電視的一個情意結,我們就想,不如做電視吧。因為沒錢,於是就想不如在網上做電視吧。」於是他和兩個好朋友,每人拿出兩千元來創業,成立香港當時的第一個網上電視 - 毛記電視因而誕生。他了解時下年輕人對社會有怨氣,而毛記是一個以年輕人為對象的電視台,以諷刺香港社會問題和時下熱話作為節目藍本,最終得到大眾青睞。如林日曦所言:「我們開拓了一道屬於我們的門。打開了互聯網的門,從而得到了無盡的商機。」

異類教育,是一間經營「真人實境冒險遊戲」的中小企。在香港,這類的中小企業很罕見,也不容易經營下去。而其中創辦人之一STEVE表示,他選擇創業的原因是因為創業並不容易,具挑戰性,而他個人喜歡嘗試挑戰。同時,他認為經營這個地方是非常樂趣。

STEVE非常喜歡與朋友玩互動遊戲,在一次機緣巧合下,STEVE來到異類教育遊玩,並在其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亦認識異類教育裏的員工,也因為他在大學所選讀的科目的關係,有好多對於這裏的想法。之後STEVE更被邀請去其創辦人的會議,在當中他被邀請成為他們的一員,從此他開始了他的創業之路。

當然,STEVE在創業路上亦要面不少的挑戰及困難。其中他主要面對的創業挑戰是如何讓香港市民願意離開家門,到來遊玩。他亦表示:「如何讓參加者在遊玩之餘也能從中學習,從這兩者取得平衡是一件困難的事。」也隨著時間過去,企業的生命週期開始衰退,為了讓產品保持吸引力和新鮮感,STEVE開始不斷推出新的遊玩模式和玩法來吸引人來遊玩。

在未來方面,STEVE打算未來在台灣發展業務,讓台灣與香港人也能遊玩這遊戲。然後若果在台灣的業務發展良好,他便打算把業務推展到去東南亞地區,讓業務繼續擴大發展。

STEVE總結時提及到創業必備條件首先是要喜歡做那件事,若自己也沒心機去做,就不會成功創業、創業時必須要對自己有信心以及要懂得表達自己,如果不是的話就算有再好的機會和能力也不能夠成功創業。他亦建議年輕人要勇於表達自已,因為他也認為這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Madhead,亦即是下載次數達1900萬的手機遊戲《神魔之塔》的開發公司。創辦人,曾建中的公司資凈產總值[1]更是短短一年中,由不到十元增至過百萬。單憑一個於大學修讀土木工程的業務員,如何能打造一個聞名香港、台灣的手機遊戲呢?

原來,曾建中並不是以手機遊戲起家,而是設計網站。科大碩士畢業的他毅然放棄近4萬月薪的保險業務員[2],立志打造一個全球性的網頁。他說服了從事程式設計員的弟弟,曾建豪,兩人成立了網絡公司Pencake。

大家是如何幫助貧窮的人?賣旗?捐贈物資?但大家有否想過這只會解決其燃眉之急?三位就讀港大醫學院的一年級生Alan,Joshua,Adrian深信只有「知識改變命運」,創立成就教育,冀基層學生學習更多知識,改變自己的一生,從而解決跨代貧窮的問題。

成就教育,顧名思義,是成就社會,成就未來。教導基層學生,除了令其成績有所進步,亦令他們感受到被關愛,拉近社會不同階層的距離,令社會更和諧,成就社會。此外,青少年是社會的未來棟樑,讓他們得到更多知識,將來對社會作出貢獻,出一份力關愛弱勢社群,共同譜出香港的未來。其次,「成就」是成就自己心願,而他們三個的心願是幫助他人及快樂過活。再者,「成就」亦暗示着自己成就他人的意思,令更多學生理清自己的目標,成就他們的未來。

有成立一間非牟利補習社的念頭,Joshua坦言與小時經歷有關,「當我讀中學時,有一個會考成績不俗的大哥哥,助我找到人生目標。此外,我曾為基層補習,看到他們,像看到從前的我,沒有人生目標。令我萌生以教導去改變他人的念頭。」 而Alan在中四時做劏房學童研究報告時,不忍其困於床上做功課、溫習。至於Adrian在英國留學時曾義教當地基層學生,並接觸過度活躍症的學生。

於是,在責任感驅使下,三人目標一致矢志,半年完成創業的過程。他們坦言當中最大的困難一定是平衡學業和公司營運。「我們的天資不聰敏,亦有繁重的學業,尤其五月中也有考試,要兼顧學業和公司也有一定的困難。」

Joshua笑言他們沒有因為公司的不同問題發生爭執。「因為我們是先開會決定大小事項,然後落實執行,避免不必要的爭執。其次,由於大家最大的心願是要幫助他人,所以我們不會為了一些瑣碎事起爭執。」

Toy2R的成功是個謎:一家規模僅十人八人的香港公司,短短十數年間,在全球範圍內,開創了設計師玩具先河,在收藏玩具界中擁有響噹噹的品牌,每年的生意額更數以千萬元計......天下間玩具式樣紛陳,數量何止千千萬?但蔡漢成(RaymondChoy)的創業目標十分明確:自己所要設計和生產的,不是取悅小朋友的「大路貨」,而是具有收藏價值的玩具。

原來,自小已鍾愛玩具的他,1993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X-Men玩具,發現「原來我收藏玩具是有錢賺的」,這啟發了他對玩具收藏的濃厚興趣,從而發現了這類玩具龐大的市場潛力。

回憶此番心路歷程時,Raymond說:「原來有包裝的玩具,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其升值能力是可以很高的。以一隻公仔為例,原本售價可能是10元,拆掉包裝後,可能只值8元,這算是你玩過的代價。不過,假如我沒有拆開包裝,而又保存得宜的話,若干年後,它可能會升值3倍、6倍,甚至10倍。」